花桃禾树

听说卫生间高产灵感?

[零凛短篇]一个脑洞的自我补足

cp朔间零x朔间凛月

私设非常多,主cp零凛,ooc避雷注意,不喜请关,写着玩的大概只是一个平铺直叙的脑洞。

 

朔间零和凛月都是真正的吸血鬼,拥有长久的寿命和不变的年轻容颜,朔间零比凛月大10岁。所以从凛月出生起,负责照顾弟弟的零就不断记录着凛月的可爱的样子,害怕打针,换牙,喜欢吃蛋糕等等这些都深深的印在零的心里。现在有时翻起小时候的成长相册朔间零都能很容易说出每张照片背后的故事,偶尔凛月也在的话当然在一旁的老零只能收获白眼一对(微笑)。

 

由于吸血鬼很难繁育下一代,所以零在凛月还是襁褓里的时候就爆发了超级弟控的属性,弟弟也是从懂事起就很少离开哥哥的身边,就连洗澡睡觉都要缠着和哥哥一起。朔间零有一年生日的前夜,妈妈问起他最想要的生日礼物时,朔间零笑了笑看着趴在自己怀里打哈欠快睁不开眼睛的凛月,小小的软软的乖乖的香香的,没有比这更好的礼物了吧。

 

朔间氏族拥有高贵的先祖吸血鬼血统,从很久远的时期开始就是近亲结婚,所以他们的父母——上一辈朔间家主夫妇就是兄妹。朔间零在母亲怀孕的时候就将未出生的凛月当作了自己将来的妻子,毕竟老零单身十年一度以为自己将来注孤生(大雾),所以当凛月降生的那一刻起,发现自己满心欢喜迎接的毕生伴侣原来是个男孩子的时候,老零内心充满了复杂的情感。

 

不过老零也想得很开,虽然很遗憾无法和弟弟结合(?)但是一想到吸血鬼几代以来在自然选择的结果下也很难产生后代就渐渐释然了,最重要的是漫长的寿命和血缘纽带注定了将来他要和凛月相伴一辈子,估计变成了弟控也是缘由此吧(微笑)。

 

然而凛月出生没几年他们的父母离奇车祸身亡,而朔间零两次对凛月借口出国留学其实也是为了调查此事,他并不希望凛月卷入其中,除了弟弟还小以外,朔间零更害怕的是凛月遭遇不测。当然他们父母的死亡并不是意外,部分教会近几年对吸血鬼的打压致使很多古老的吸血鬼先祖氏族纷纷瓦解,甚至谋害了许多纯种吸血鬼长辈,朔间家就是其中之一。查明真相的朔间零一人踏上了欧洲,最后他用了近一年的时间谋划一切进行清洗和复仇。

 

凛月在哥哥离开的时间里虽然一直受到衣更家的照顾,但是夜晚一个人睡的时候还是难掩内心的孤独和对哥哥的思念。终于在第二次哥哥的离开时候凛月得知了朔间零订婚的消息,彻底打碎对哥哥的最后的依赖。

 

小时候的凛月在第一次离别的时候会每天晚上躲在兄弟两人的被子里一边思念哥哥一边偷偷地抹眼泪,然而这一次他选择无期的疏远甚至遗忘。从过分依赖哥哥到对其陌生人一般的冷漠是因为曾经承诺过永远陪伴他疼爱他保护他的那个人,悄无声息的第二次留下留学的消息远走异国他乡,本来凛月以为哥哥的离开不过是暂时的,然而朔间零因为探查父母被害的消息而不曾联络过凛月,直到几个月后并不知道实情的凛月看到电视上哥哥要和欧洲教会名门贵族千金订婚的消息,才认为哥哥是真的离开了自己……

 

最后订婚没有成功,对方家族在订婚前被敌手突然打击至家破人亡,教会的势力因而也一落千丈,朔间零在为父母报仇的同时也将危害吸血鬼的教会一方给予重击。这一切都是在凛月不知情的情形下进行的,不过后来凛月知道这一切已经是很多年后两兄弟和好之后的事了,因为对哥哥误会的愧疚也有对哥哥的心疼,凛月当晚哭着忍了哥哥过分的索求。

 

在凛月最封闭内心的那段时间,真绪因为担心常常会陪着他,所以此后很长一段时间凛月身边除了真绪以外很难让人靠近。凛月中学的时候转学去了真绪的学校,后来再得知真绪打算去考梦之咲的时候在高校志愿上填了这所学校。

 

其实凛月也不知道这所学校是干什么的,虽然因为出色的外貌被分到的偶像科,但是还是难以改变他自带生人勿近的气场。上了高中之后凛月会经常一个人偷懒到后花园找个隐蔽的树荫下睡觉,吸血鬼的敏感神经常常感觉到来自某一处的视线。

 

起初凛月并没有在意,只是觉得偶尔路过的人发现了他所以看了一会,但是后来越来越炽热越来越露骨的视线让他越加不爽了,有时在睡梦中都会觉得浑身别扭。猛地睁开眼睛看回去的时候又什么都没发现,只有一扇扇教学楼的窗户反着光。有一回凛月凭着印象中对那个视线位置的辨别踏入了那栋教学楼,来到了挂着“轻音部”的教室门前,推开门之后并没有发现任何人。空气中有一个熟悉而陌生的气味,凛月在心中有了一个模糊的猜测。

 

下午放学后凛月和英智两个人待在红茶部活动室里,当初为了睡觉而答应了同班同学天祥院的邀请组建了红茶部,不过大多时候只有英智一边喝着茶一边看着文件,而凛月在部室的沙发上安睡。“轻音部吗,确实有这个社团,是二年级的前辈建立的,叫朔间零。”英智放下茶杯,微笑着看着凛月“凛月今天怎么没有睡着,反而问起我这种话题?说起来,朔间——”“不,什么都没有。”凛月打断英智的话,打了个哈欠,转身睡觉了。

 

深夜的梦之咲没有月亮,一片漆黑,凛月走进学生会,借着超强的夜视在学生档案中搜寻,轻而易举的拿到了他想要的那份档案。朔间零,偶像科2年b班,留学中……吗?凛月迅速的收拾好档案袋,放回原处,离开学校。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凛月照往常一样在后花园睡觉,但是却较以往更加留意,但是进而更确定了那个人不在的事实。渐渐地凛月放下心来,果然那两道视线只是错觉而已。

 

直到第二年新生入学的时候,凛月给想要加入学生会的真绪带路,在学生会办公室门口的时候听到了英智和那个人的谈话“休学期限已到期,这样就没问题了哦,朔间前辈,2年b班还是原来使用的教室。”“哦呀,虽然不是和凛月一个班但是能离他更近一点也不错啊。”“嗯,说起来,凛月原来是你的弟弟吗?之前听说你经常出现在knights的隔音教室门口,不过你们兄弟的关系好像不是很好啊。”“说起来凛月也是到了叛逆期,虽然我觉得自己挺厉害的,但是面对叛逆期的弟弟真的很难,之前在学校里很多次靠近熟睡中的凛月都被无意识的他揍了……”

 

啊好烦啊,总之找个地方睡觉混完这一年后再去真绪的班级留级吧。“喂,小熊,不要在训练房里睡觉啊!!!”总之后来朔间零就过上了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追弟的生活中了。


评论(4)

热度(45)